海底两万鲨

花承

在上个月的今天,花京院向承太郎表白了,而承太郎也同意了和他的交往,只是两人的态度和反应都和之前没有太多的变化,让知情者的乔瑟夫他们觉得万分奇怪。

…难道只是说着玩的吗?开什么玩笑,花了一星期才接受真相的他们觉得挫败感在一瞬间全部涌上来了啊!

所以,你和承太郎是怎么回事?

被拉到一边这么问的花京院脸色突然发红了起来,当然不是他们想象的那样了。


“我和承太郎只需要这样就最好了。”


粉发少年温柔的笑着,直到承太郎不耐烦的声音催促起来才结束这样的话题。

不过,jojo是怎么想的呢?两个男性之间的恋爱关系。就算没有表达出厌恶,而且还是在告白后立刻就得到了回应,这固然是一件好事,但是、想要知道他的想法。

再次出发时太阳已经升起来,看不见刚才阴天的痕迹。

花京院伸手拧开瓶盖喝下半瓶水让脸色看起来还算不错,车子已经行驶了十多分钟,波鲁那雷夫在开车,阿布德爾在副驾驶看地图,乔瑟夫在最后一排座艰难的休息,花京院把带着一点点同情的目光收回看向身边一样艰辛的人,这辆车是面包车,所以并不小,却依然让195肌肉含量十足的男性伸展不开,即便那张会叫所有人都多看两眼的脸一半都藏在帽檐的阴影下,花京院还是敏锐的从那和平时没两样的嘴角察觉到他的不满,这让花京院有些想笑。而他也的确笑出来了。承太郎抬起手擦掉额头的汗,漂亮的青色双眼带着疑惑看向突然笑起来的花京院,被看的人则摆摆手表示没事。


“承太郎,你知道为什么会有【纪念日】的存在吗?”

“?”


又在发什么疯,承太郎小声说着,刚放下的手要去摸帽子,但是被花京院握住了手腕拉下。


“纪念日存在的意义,是为了让人们记住应该记住的重要时刻。在没遇见你之前,我不曾注意过纪念日这种东西。”


花京院慢慢说着,语气中带上了承太郎读不懂的感觉,被抓住的那只手在冒汗,可是花京院的手却像不受天气影响一般清爽微凉。

承太郎当然明白花京院在说什么,他的想法也一样。

随着话音落下后的沉默,渐渐的承太郎的注意被那只手吸引过去,他开始翻弄那只和自己比起来小上一号的手,用两指夹住骨节分明的人的手指,然后在手主人的注视下,把它带到嘴边轻轻吻下。

就像一根羽毛轻轻抚过,挠的花京院心中直痒。


“很快就是我们要一起过的第一个情人节了,承太郎。”


“我知道。”